【中国税务报】“扫码”缴费背后的玄机 2021.6.8

“扫码”缴费背后的玄机

2021年06月08日 作者:李雁玲 周溯

排队、挂号、缴费……涉案医院挂号缴费厅来往患者络绎不绝。“现金、刷卡支付还是扫码支付?”窗口收费人员一句询问,给正在暗访的检查人员一个“灵感”,是不是可以从这个小小的二维码了解企业的真实收入……

知名度高,患者多——医院缘何收入少

国家税务总局金华市税务局第一稽查局最近通过深挖举报线索,采用多种方式追踪核查,最终确认浙江省金华市T医院存在隐匿经营收入2113.5万元、未代扣代缴员工22万余元个人所得税的违法事实,该局对T医院依法补征了税款,并进行了处罚。

2019年底,金华市税务局第一稽查局接到有关部门转办的一封涉税违法举报信。举报人在信中反映,金华市T医院2017年、2018年期间存在隐匿营业收入近3000万元,逃避缴纳税款的问题。接到举报线索后,金华市第一稽查局十分重视,立即组织检查人员对该医院举报年度的相关涉税信息等进行核查。

检查人员了解到,T医院成立于2003年1月,注册资本600万元,企业类型为私营独资企业,属生产经营所得个人所得税纳税人。医院主要提供泌尿外科、消化内科、妇科、内科、外科等病患科类的诊疗服务。在对T医院相关年度财务报表、申报税费缴纳信息进行分析后,检查人员发现,该医院2017年申报营业收入716.5万元,扣除成本费用及各项税费后当年净利润为26.9万元;2018年申报营业收入711.2万元,净利润仅14.2万元,两年分别缴纳个人所得税10万元和4万元。照此计算,T医院2017年、2018年利润率仅为3.8%和2%左右。

而这与检查人员掌握的行业情况并不相符。近年来,金华市医疗行业中医疗机构的平均利润率在10%~15%之间,T医院的利润率比同业机构和企业要低得多。

检查人员注意到,从申报信息看,T医院2017年~2018年经营数据中仅广告支出就高达110.2万元,当地电视台日常节目间隙也在循环插播该医院的宣传广告。此外,T医院在网上的公开信息显示,该医院有几十名医护人员,日常就诊患者数量众多。大额广告投入、员工众多、就医患者往来不绝——但申报信息却显示收益微薄,这与营利性医疗机构的经营常规不符。

综合各项初步调查分析结果,结合举报信息,检查人员认为,T医院确有隐匿收入偷逃税款嫌疑,决定对其立案调查,并首先采取突击检查的方式,寻找涉税违法线索和证据。

账目混乱,线索少——初步核查未见效

按计划,专案组成立了三个检查小组,同步对T医院实施突击检查。

第一小组负责核查财务室,依法调取检查所属期内该医院账簿、广告合同、收费明细记录、费用凭证等经营资料。但调账过程中,检查人员发现,T医院在检查年度虽然设置了账簿,但成本资料、费用凭证残缺不全,账目核查难以按计划进行。

第二小组负责检查医院收费处。检查人员依法拷贝了检查期内该医院的收费电子台账,并迅速将调取的台账数据与第一小组取得的收费明细信息等数据进行比对,发现两者基本吻合,并且这些数据与医院财务部门的申报信息等也无差别,未发现有营业收入不入账情况。

第三小组负责围绕疑点问题对T医院财务负责人依法进行询问,并制作笔录。对于检查期内该医院利润率为何大幅低于同业医疗机构的问题,T医院财务负责人表示,院方管理人员更换频繁、经营思路常变,加上医院管理成本较高,患者类型比较单一等这些原因,导致医院收益低。该负责人坚称,T医院长期以来一直守法经营,依法纳税,不存在逃避纳税问题。

突击检查收效甚微,未达到预期目的。

检查人员于是与举报人进行了联络,希望从举报人处获得更多可供核查的可靠线索,但举报人却始终处于联系不上的状态。经多次联络后,举报人的电话终于拨通,但举报人却对检查人员表示,之前他与T医院有些“误会”,目前已消除,他正准备撤销举报。

案件查办再度受阻。检查人员对前期调查情况和案情进行深入分析后一致认为,涉税举报案件是否进一步开展核查,不应以举报人的态度变化为依据,应以核查发现的事实和线索为基础。从初期核查情况看,T医院利润率过低、账目混乱,经营活动不符合行业规律,并且财务负责人的解释并不具有说服力,具有较大违法嫌疑。因此,专案组决定转换调查方式,继续追查。

实地暗访,寻突破——扫码收入藏玄机

专案组经过讨论,决定采取实地暗访方式,从了解T医院日常经营活动实际情况入手,寻找线索和核查突破口。

检查人员以患者身份便装前往T医院挂号缴费厅进行暗访,发现T医院挂号缴费厅来往患者络绎不绝,每个缴费窗口前均有多人等待办理缴费等手续。

“请问您如何支付?现金、刷卡支付还是扫码支付?”T医院窗口收费人员的问话,引起了检查人员的注意。检查人员在该医院缴费窗口发现,T医院设有现金、POS机刷卡、支付宝和微信支付4种收款途径。在现场的暗访中发现,来该院诊疗的患者支付各项费用时,少数人选择现金支付,一部分人选择刷卡,其余有不少患者选择了支付宝、微信等扫码支付方式。检查人员联想到,突击检查时,该医院财务账目上的运营收入账户只有一个,这些日常诊疗的运营收入,T医院是否都经过该账户收取?是否存在隐藏收入的情况呢?

在对扫码信息进行核查后发现:该医院的POS机与医院开设的银行基本账户进行了绑定;支付宝扫码收入对应两个账户,其中一个是医院的银行基本账户,而另一个则与微信收款账户相同——是一个名为林某的个人账户。

经核实,此人正是T医院出纳林某,并且检查人员从外围调查中了解到,林某和T医院法定代表人存在亲属关系。

至此,案件调查终于有了重大突破。

检查人员随即将各受调查账户的收入信息与企业账本中的收入账户,以及征管系统中的T医院申报信息进行了比对分析。发现在检查期内,该医院将现金和POS机刷卡的收入全部入账,而通过扫码方式获得的收入却并未入账,而这部分未入账收入仅2017年1年就有逾千万元。

专案组在进一步核查企业银行资金流的过程中还发现,除存在大量收入未入账的情况外,其账户在2017年、2018年年终,还分别以奖金名义支出了151.5万元和179.3万元。检查人员立即与T医院提供的年终工资发放清单和个人所得税申报信息进行比对,发现这些奖金并未计入医院员工工薪收入,T医院也未为他们代扣代缴个人所得税。

举证约谈,理乱账——核定收入追欠税

在掌握确凿证据后,检查人员向T医院下发税务事项通知书,约谈了医院负责人,对其进行了税法宣传。面对专案组出示的确凿证据,T医院负责人承认医院在收入核算方面存在问题,表示愿意配合税务机关核查,并按税务机关要求,提供了真实收入情况和年终奖金发放清单等资料。经检查人员核查确认,T医院检查年度隐匿未入账收入共计2113.5万元,并且其发放年终奖后,有22万余元个人所得税未代扣代缴。

T医院隐匿收入、逃避纳税的违法事实已查清,T医院税务检查年度虽然设置账簿,但因其财务管理混乱、成本数据不全、费用凭证残缺,无法按照查账征收方式计算应缴税款。因此,专案组依据税收征管法第三十五条第一款第四项规定;《个人所得税法实施条例》第十五条第三项规定,以及《企业所得税核定征收办法(试行)》第三条、第四条等规定,决定依法对T医院采取核定征收。

根据《企业所得税核定征收办法(试行)》第八条中规定的医疗所属行业的应税所得率范围,参照当地同类医疗机构的规模、收入和核定征收情况,最终税务机关审理决定,对T医院检查年度的经营所得按10%应税所得率予以核定征收个人所得税。

随后,金华市税务局第一稽查局根据T医院的违法事实,依法对其作出追缴经营所得个人所得税105.8万元,加收滞纳金,并处罚款63.48万元;补扣补征工资薪金所得个人所得税22.27万元,加收滞纳金,并处罚款11.14万元的处理决定。T医院接到税务机关的处理处罚决定后表示无异议。目前,T医院所欠税款已全部追缴入库。根据《重大税收违法失信案件信息公布办法》相关规定,税务机关已将该医院列入违法失信“黑名单”,并依法采取联合惩戒措施。



声明:我们的信息来源于合法公开渠道,或者是媒体公开发布的文章,非常感谢作者的成果与意见分享。本转载非用于商业获利目的,对于原内容真实性未进行核实,且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仅供学习参考之用。如文中内容、图片、音频、视频等侵犯到第三方的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如您认为相应的信息影响到您,或因有相应的政府部门的要求,请与我们进行联系。
0 个回复 (温馨提示: 后台审核后才能展示 !

(大侠既然来过,何妨留下墨宝) 要回复请先 登录注册

  1. 实务法规
  2. 涉税争议解决
  3. 商城
  4. 工具
  5. 芥末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