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网】上海恒业公司戴联平被指虚开增值税发票过亿 2021.6.2

上海恒业公司戴联平被指虚开增值税发票过亿

2021/06/02

2021年6月2日上海电(程强、张莉):最近,随着影星郑爽天价薪酬、阴阳合同事件的持续升级,因偷税漏税被上海市税务局第一稽查局立案。与此同时,上海恒业分子筛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上海恒业公司)法人戴联平、财务总监褚保章因虚开增值税发票被税务部门批示,也被上海市税务局作为督办案件处理!这两起涉案金额巨大,影响深远的偷税漏税事件引起全民的高度关注……

不过,鲜为人知的是上海恒业公司虚开增值税发票的背后还藏匿着一段员工与老板的无间道故事——

2004年,25岁的高建华大学毕业后,应聘到上海恒业公司担任销售员。起初,他的底薪才1000多元,董事长戴联平与他口头约定,除了拿底薪外,他新开拓的客户销售业绩提成按千分之一计算。四年后,因工作能力突出,高建华被提拔为销售部部长。此时,公司年销售额只有区区800万。高建华主管销售后,励精图治,很快让销售额步步攀升。为此,他一年中往往有200多天在外出差,以致妻子抱怨不已。到了2017年,公司的销售总额已达到2.6亿之多,高建华这时已成为公司的监事和股东。

然而,2017年12月,董事长戴联平突然通知高建华,要他不再担任销售部部长,立即移交客户和社会关系,出任总经理助理。高建华表示自己干不了助理的活,可戴联平却传出狠话,干不了也要干。高建华只好提出辞职,他一边办理移交手续,一边要求公司支付2017年的销售奖金12万元。公司支付了2万元的销售奖金后,便以有应收账款未收到拒付剩下的10万元。于是,高建华申请了劳动仲裁并起诉到法院。戴联平为此异常生气,曾警告高建华要“小心点”。

果然,2018年8月6日,高建华突然遭到了上海市奉贤区警员的拘留,随后以涉嫌职务侵占被批捕。

而2019年5月13日,上海市奉贤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上海恒业公司应支付高建华2017年销售奖金10万元。

同年10月31日,上海市奉贤区人民法院竟下达了一份刑事判决书,判决高建华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没收财产10万元;退赔上海恒业公司经济损失3149980元。

一夜之间,一位为公司立下汗马功劳的骨干为何成为阶下囚呢?原来,法院采信了上海恒业公司戴联平及其员工的证言,他们在法庭上统一口径说该公司员工工资由基本工资和年终奖构成,没有业务提成。因此,法院认为从2006年4月到2018年4月,高建华虚构业务提成,先后向公司套取“业务款”、“回扣费”300多万元。对此,高建华一直解释说,他与老板戴联平早就口头约定,销售有业务提成,而公司在招聘材料上也宣称,公司销售人员的收入有业务提成等,再说他的每一笔提成都是以书面申请单的形式向公司申请,由公司财务、主管领导及公司法人代表签字审批后,这才汇入高建华指定的账号。12年来,他一直是用这样的方式领取自己的销售提成,怎么业务提成瞬间变成了非法侵占呢?公司财务、主管领导及公司法人都集体签字和审批,难道他们也参与了作案?

最蹊跷的是,除了基本工资外,上海恒业公司从来没有向高建华指定的账号汇过款,涉案300多万元一直是宋建红、王一鸣个人银行账号转过来的。原来,早在2006年,戴联平悄悄地告诉高建华,由于公司对于员工的绩效奖金实施了保密政策,鉴于他的业务提成可观,建议他提供他人的银行账号,以后由公司的会计直接将业务提成汇入该账号。于是,高建华就将同学周云山、赵厚来的个人银行账号提交给公司,没想到这竟然埋下了巨大的隐患。

律师认为,高建华的定罪将给社会带来了严重的不良影响,任何一个企业或单位若都以此种方式玩弄员工将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高建华认为老板戴联平是在利用自己编织的关系网,不择手段地对自己进行陷害和报复。当一审开庭时,他当庭提出实名举报戴联平及公司财务总监褚保章涉嫌虚开增值税发票、非法侵占公司财产、行贿工作人员等。然而,法官没有采信。

2020年5月28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了高建华的上诉,维持原判。收到判决书,高建华几乎崩溃了,他深深感到戴联平后台的强大!在服刑中,高建华没有停止申诉,并根据自己掌握的内幕,对戴联平、褚保章继续举报。很快,高建华的举报引起了税务部门的高度重视,并作了批示。接着,被上海市税务局作为督办案件,引起了人们的极大关注……

据高建华举报,上海恒业公司多年来一直与上海强鸣五金机电有限公司(简称强鸣公司)互相虚开产品和原材料增值税发票。强鸣公司的法人王一鸣是戴联平的专职司机,该公司是褚保章一手策划成立的,其目的就是方便一起虚开增值税发票,两公司没有真实的货物购销业务。10年来,上海恒业公司开具给对方产品货物增值发票多达5000万元!为了增加销售额,上海恒业公司还在2014-2016年期间向昆山锦程机械制品有限公司虚开了约1000万的货物增值税发票。

高建华指出,褚保章还故意提高原材料进货价格,从供应商处索要回扣。例如,公司使用的包装桶,褚保章每只桶回扣50元,8年来虚高1500万元;公司每年平均运输产品每吨虚高50-100元,12年来合计虚高运输成本1000万元;公司每年原材料采购1亿元,褚保章索要回扣5%左右,每年约500万元,那么10多来年总额度也多达数千万,该部分额度也是虚高原材料成本的额度……

褚保章作为公司财务总监,掌握了公司“小金库”,由他与最大的股东戴联平涉嫌共同非法占有支配。为此,高建华还举报,褚保章利用职务之便非法侵占公司财产、行贿他人、为亲友非法牟利,向境内外非法转移资金等。当然,他的操作往往与老板戴联平密切相关。

高建华的反击可能为减少地方巨大的损失,增加税收收入,无疑是好事。目前,上海市税务部门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戴联平等人如何被处理,媒体将进一步关注之中!



声明:我们的信息来源于合法公开渠道,或者是媒体公开发布的文章,非常感谢作者的成果与意见分享。本转载非用于商业获利目的,对于原内容真实性未进行核实,且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仅供学习参考之用。如文中内容、图片、音频、视频等侵犯到第三方的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如您认为相应的信息影响到您,或因有相应的政府部门的要求,请与我们进行联系。
0 个回复 (温馨提示: 后台审核后才能展示 !

(大侠既然来过,何妨留下墨宝) 要回复请先 登录注册

  1. 实务法规
  2. 涉税争议解决
  3. 商城
  4. 工具
  5. 芥末市场